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件~~~

[复制链接]
查看: 28|回复: 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10 10:28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347

    主题

    47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923
    QQ
    发表于 2017-10-26 00: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莫过于“柳州铁路局第一奇案”。
    因为火车地板上一个莫名其妙的大洞,一个健康鲜活的人,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失去四肢时刻需要人照顾的社会边缘的残疾人,幻肢痛正在时刻摧毁她的意志,肾病、高血压等疾病及各种不可预知的继发病痛在持续折磨着她,毫无自由毫无尊严毫无希望的凄惨余生在等待着她,她无数次想要自杀却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人世间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此。

    更令人惊奇的是,最后,当事人仅得到148万元的赔偿。(判决结果等后续稍后再贴)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那火车上的莫名其妙的大洞,是乘客发现有这个洞并告知列车员后列车员若无其事的举动,是案发后铁路局的各种“安定家属情绪”的“维稳”举动,对赔偿的 各种推诿拖延,是“20万精神损失费已经是超限赔偿了”。每当想到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在你我在内的每一个人身上,我就会感到深深的恐惧。
    以下为转载
    2005年4月24日,乘坐广西柳州铁路局的张家界至南宁的2011次列的坠车女乘客胡家津,诉柳州铁路局人身损害赔偿一案,于2006年9月28日在广西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受害人胡家津出庭并陈述,在陈述过程中,受害人鼻腔突然流出鲜血,令全场的听众惊愕,但受害人仍坚持陈述,场面令人动容。

      惊天坠车案受害人胡家津的法庭陈述

      尊敬的审判长、各位法官:

      你们好!

      我是受害人及本案的原告,我叫胡家津,今年45岁,原供职于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

      现就我的受难经过进行陈述: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今天会来到这样一个非常的地方,而且不是走进来的,是被人用轮椅推着进来的!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没想到会与残疾这两个让人感到恐惧的字眼相联系,而且还联系得如此地紧密,一级甲等伤残,这是个什么样的伤残?!

      2005年4 月24日,在张家界开往南宁的2011次列车上的13号车厢,发生的罕见,奇特意外事故,至今仍无法从我的记忆深处抹去。

      零晨一点多,我从卫生间出来,走回卧铺车厢,当走到卧铺车厢中段的走道上,踩在脚下的地板突然塌陷开了个大口子,我连呼救声都没发出,一瞬间就被卷下了车底,顿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脸面朝天的躺在铁轨中间,夜空没有一颗星星,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我清楚的意识到此时此刻我正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境地之中,如果不尽快离开铁轨必将会被下一列开过来的火车撞个粉身碎骨。

      但是很快我发现左手臂没了,左大腿也没了,搭在腹部上的右手满掌都是粘液,我知道那是重创后流的血。我试着将手移向右边的铁轨,企图抓住右侧的铁轨将身体翻出去,可手却动不得,我没有再坚持,紧接着把右手朝左侧铁轨方向移动,靠着腹部的支撑手移动了,可此时此刻我感到冷极了,心跳得历害,我一点一点的移动着右手,终于我触及到铁轨,一使劲一把抓住了铁轨,紧接着向左侧翻身,可是没翻动,我已经抓到铁轨了,无论如何我都要翻出去。

      我想到了我可爱的儿子,我不能让儿子没有妈妈,想到了丈夫,我死了他们父子俩可怎么过,想到了我的家人,年迈的妈妈和唯一的妹妹,我不能死,绝不能死,我念出了口号,“儿子,妈妈不能死,妈妈为你,一定要翻出铁轨”,于是使出全身的力气,忍着巨痛,大吼了一声终于我成功地翻出了铁轨。

      可是翻出了铁轨,新的危险又出现了,我的整个身体躺在路基上距离铁轨非常的近,我的右边脸是贴在铁轨上的,如果不把脸移开,那么就会被下一列火车的车轮削去半边脸,但我已没有丝毫的力气再将整个身体移动了。这时我感到我的身体是斜躺着的,于是我顺着路基的斜势试着把头向低处移,直到无法移动,当我把脸转向右侧没有再碰着铁轨,确认暂时的安全了,于是用最后的气力开始呼救,我大声的叫着“老公救救我,老公救救我,来人那,救命!来人那,救命!”就再也没力气呼救了, 我一动不能动的仰卧在路基上,就如同躺在了一张布满了钢钉的床上,我越发感到冷了, 路基的石块咯得我生疼,倾刻间寒冷、疼痛一起向我袭来,疼得我难以忍受,我想动一动体位,以求减轻些痛苦,可我一点动不了,就像是被牢牢地绑在钢钉床上,我无助的看着茫茫的夜空,心中不停的祈祷,我不能死,决不能这样死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也许是我的决心感动了上苍,我听到了火车声,我一阵欣喜,这是我唯一获救的希望,我决不能放弃,我飞快的转着脑子,急速的思考着,怎样才能让火车司机发现并知道我是个活着的受伤者,这时漆黑的夜空突然闪现了一道光亮,那是火车的灯光,求救的办法瞬间而生,我紧张的等待着,等待着那车灯即将全部显现的那一刻,我拚尽全力把头抬起,一直等到车灯全部通过我的身体。

      我又失去了知觉,当我再次醒来时,只听到了渐渐离我而去的火车声。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听到了手机的铃声,我知道是丈夫打来的,可是我一点都动不了,无耐的听着铃声直到停为止。

      我又开始迷糊了,我生怕这一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于是强打精神在心中无数次的的默念着:“不能死,不能死,”正当我快支持不住的候,我听到了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这就像是一支强心剂,让我又振奋了起来。很快有一个人来到了我的身边同时一束光也照射到了我的身上。只听到这个人对另着一个稍远些的人说道:“是个女的还穿得蛮好的”听到来人的说话声我赶紧求救,我说救救我,我很冷,请你给我盖件衣服,此时我全身已冷得发抖,我知道我的血快要流尽了,我仍用颤抖的声音求求来人给我盖一件衣服,最后来人终于说了一句,他说你太恐怖了我不敢碰你。此时手机铃声又响了。因为装手机的小包包被甩到了脑后,等来的人找到手机时丈夫那边已挂机,于是我叫来人帮忙拨通了丈夫的手机并让来人将手机放在我耳边,终于和丈夫联系上,在电话里我清楚的告诉老公,“我掉下了火车,手脚被压断了。”

      这时另一个救援人员也来到了,看到我的惨状,马上就问:“你是怎么掉下来的,是从车门吗?”

      我立刻回答:“不是。我是从车厢中间走道上掉下来的。”

      来人说怎么可能,我说:“就是,不信你可以看现场。”

      我说我是掉在铁轨中间的,是我自已翻出铁轨的,不信你看我的手和腿在铁轨中间,而我人却在路基上,我不可能把自已的手、腿砍下再丢到铁轨中间吧,来人不说什么了。我说:“你们要看好现场,记住,我的身和手和腿是分离的,手和腿是在铁轨中间,身体却躺在路基上,你们要保护现场,还要为我做证。”同时我还来问来人叫什么名字。他叫许华东。

      许华东看到的我状况如此严重。两个人根本无法把我抬走,于是留下一人看着,许华东回头找人去了,我又开始等待,但这是一次有希望的等待。也不知是几时了,又来了三、四个人,他们抬来了一块门板,还拿来了一床棉台,准备把我抬上门板,这时候前方车站发来通知即将有火车通过,让救援人员等候,这时我冷极了实再难以支持就又求来人给我盖件衣服,于是有一位救援人员把自已身上的衣服脱下,盖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好些了。

      前方又再一次来通知还有火车通过,一位救援人员嘱咐我千万不要动,否则会有被火车吸进去的危险。列车来了带着强烈的气流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我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气流,我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列车从我身边驶过,就一刹间那盖在我身上的衣服被卷走了,我害怕极了生怕自已也被卷走了。终于列车过去了,接到前方通知暂时没有火车通过,救援人员迅速的用棉台把我包裹着抬上了门板,同时我感到有东西仍在我的身上,我知道那是我已离断的手和腿。

      大约五六个人费劲的一路小跑把我抬到了等候在八斗站的三江县人民医院的120救护车上,此时我已不太清醒,只依稀听到有人说找不到血管,测不到体温,同时有一双手把我的右手放平目的是找血管,可我却突然叫到:“疼”,不一会又有一双手重复了刚才的动做,我又一次发出“疼”,一位医生意识到我的手可能是骨折了,随即叫那人不要再动我的手,并吩咐从股静脉抽血。

      我不知道救护车是何时开动的,当我被放到三江县人民医院手术室里的一张床上时,我又醒了,第一感觉就是冷,就好像躺在冰床上,我无力的用微弱的声音说到:“我冷,我冷。”可没一个人理我,因为全体外科的医务人员都在忙着准备手术,我想我要被冷死了,不知过了多久来了一个人把剪刀对准了我的胸前,嚓嚓几刀把我心爱的衣服全剪了,此时我听到一个人说截肢,我立刻大声的叫到,我不要截肢,说完就不省人事了。

      从这一刻起,接踵而来的是数不完的危险,道不完的痛苦。

      三江县人民医院竭尽全力,超水平发挥抢救了一位自建院以来从未有过的如此危重病人,由于我伤势过重,在生命体征稍有恢复的情况下,于4月26日上午立刻转往柳州市人民医院骨二科继续进行救治。

      从三江县到柳州一路上的颠簸我全然不知,一直处在昏睡状态,当我躺在人民医院骨二科那张具有防褥疮功能的气垫床上时,我被那凹凸不平的气垫咯疼醒了,一时间巨烈的疼痛袭遍全身,从未感受过如此的疼痛使我不断的叫喊,我要打杜冷丁。

      经全身检查后,医生做出诊断:

      1、        左上、下肢完全离断;

      2、        右小腿下段截肢;

      3、        右肩关节骨折脱位;

      4、头皮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

      5、右肾挫裂伤;

      6、失血性休克;

      7、贫血;

      8、右小指近指间关节骨折脱位。

      为了挽救我仅存的手臂,4月29日人民医院立即为我做了右肩关节骨折脱位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术。当医生切开右肱骨头时,吃惊地发现肱骨头是如此的粉碎,手术的难度大大的增加了,医生们清楚的知道,我就只剩这条手臂了,如果不能保住,我今后的生活将更加艰难,医生们用绣花般的手法细仔小心的将粉碎得不成形的骨头一块一块的取出,铺放在一块布上,并用数码像机拍下,让我的家人观看,家人对着像机数着,能数得出来的就有十二块,肩关节就碎裂了十二块,医生还要像拼图一样,把一块块的碎骨拼接复位。这个肩关节还能保住吗,生死未卜的我又给担忧的家人雪上加了霜。

      右肩关节术后,在上臂内用八颗螺丝钉固定了一块约六寸长的钢板,同时医生告知钢板将不再取出。

      整个右手臂打上了厚厚的石膏,我就如同木乃伊一般直挺挺的在躺病床上一动不能动,整夜就是一个睡姿,正常人都难以忍受,而我就这姿势足足的躺了两个多月,这其间,由于自已一点都不能动,一切都得由护士和陪护护理,每天我都要经受四、五位护士为我检查褥疮、更换水垫的痛苦,由于全身是伤,手碰到那都是疼,因此,每天的这种时候我都会喊叫,直叫得护士们心惊胆颤的,尽管是轻手地进行操作,但仍然不能减轻我的疼痛,因为我的伤实在是太重。

      这样的疼痛还在持续,更要命的幻肢痛也同时出现了。这是因为截肢后疼痛调节机制紊乱而造成的。我被截去了三肢,要承受三个离断肢体的幻肢痛。一名只截去了一条手臂的男病人,被幻肢痛折磨得痛不欲生,而我的疼痛是他的三倍。

      这是怎样的一种疼痛,幻肢痛不分男女、不分时候、只要你截肢它就缠上你。每到夜里我就被它疯狂的肆虐,这种疼痛是挤压似的、撕拧似的、刀割似的、烧灼似的、甚至是撕心裂肺,令我生不如死。

      我根本抵抗不了这样的疼痛,于是就用止痛针,为了不导至对某一种止痛针产生依赖感,医生就轮番换着使用各种止痛钍、什么安定注射液,盐酸曲马多针剂等等,但都无济于是,唯有使用杜冷丁,当幻肢痛频发时在一天之内我要注射两次杜冷丁,到最后连杜冷丁都不管用了,便用上超级组合就是:杜冷丁+安定进行静脉注射,杜冷丁和安定常规用法是肌肉注射的,但因为我的超级疼痛,医生才用上了这种只有到濒临死亡的晚期癌症病人才用的办法。直到现在幻肢痛还时有发生。第一次的发作都令我咸叫,精神受苦尽折磨。

      5月12日,由于在三江县抢救时做的左髋清创缝合处的组织发生坏死,不得已需再次进行手术。切除大面积坏死的腐肉,腐肉切除后医生每天还要对不断新增坏死的小腐肉用剪刀进行修剪,于此同时新的肉芽也再不断的生长,因为是手工操作,尽管医生已是非常小心的进行着修剪,但还是会有偏差,一剪到肉,此时是疼得我惨叫,丈夫根本看不下去,蹲在病房的门后直掉泪。

      在经历了11天这种近乎于酷刑的修剪术后,新的肉芽全部长出了,但约25×20cm的大创面已无法用缝合的方法来使伤口愈合,唯一的办法是用植皮术,当医生告知要从我的右大腿取皮植到左髋处,我痛苦万分,我已三肢离断,遍体磷伤,仅存完好的右大腿还难逃一劫。

      然而,植皮术后的一个星期更是让我偿到了刻骨铭心的痛。植皮术时取完皮的伤口用油纱布覆盖,但因取皮面积过大伤口渗血过多,一个星期后油纱布已被牢不可破的粘在了我的右大腿上,外科主任已然知道这种揭纱布的疼痛度,特别嘱咐我的主管医生在揭纱布时,一定要用生理盐水完全浸透纱布,目的就是减轻疼痛

      主管医生照着嘱咐做了,用了数瓶生理盐水浸泡了近一个小时,油纱布还是未能完全浸透,于是就在我走神的瞬间,医生突然用手抓住纱布一把撕下,倾刻间我的腿就像是被人突然用刀挖去了一块肉,如同正在遭受着古代的凌迟酷刑,大声的惨叫也同时发出,我的惨叫响彻了整个病房。

      从转入市人民医院的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大量的使用抗生素,因为一旦感染我就性命不保,所以抗感染成了救治的关键。但同时强劲的药物负作用也产生了,我的肝脏功能严重受损, 两项转氨酶指数竟分别高达7000多而正常值最高只有35,为了不使肝脏继续受损,于是加用了门东安酸钾镁,第二天右半身、腹部、耳背、颈部的皮肤突然出现大面积的红疹,奇痒难耐,而我却没法挠抓。

      对我而言忍受痒比忍受痛更为痛苦,不仅仅如此,幻肢痛并没有因为过敏奇痒而停止肆虐反而变本加厉,每当些时我只有大声哭喊,连续三天使用激素也没控制住,让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半是火焔,一半是海水的滋味。

      4月29日打在右手臂上的石膏在6月15日的这一天终于能拆了,我满怀希望,喜悦的对陪护小覃说,从此我可以自已动手做任何事了不用你帮忙了,可万万没想到,石膏拆掉了,手却一丝不能动,我沮丧到极点,刚才的希望、刚才的喜悦顿时烟飞灰灭。老天对我实在是太残酷了。

      接下来的关节松动术让我又偿尽了苦头,由于长时间的固定姿势,我的整个手臂肌肉非常疆硬,康复医生告诉我,要完全松动得要一年半载,而我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因为过三个后是我安装假肢的最佳时间,我请求康复医生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让我的手恢复一定的活动能力,医生说好,但你一定要有很坚强的抗痛力,我做了心里准备,可第一天的捏揉松动,生拉硬压我就受不住了,疼得我又哭,又叫、又骂、医生根本不予理会,仍就我行我素,每抬起一厘米,都要经受无比的疼痛,直到现在也只能抬到约50cm的高度,而这个结果却以是忍受巨烈的疼痛为代价换来的。

      在整个救治过程中我共进了六次手术室,经历了输液反应后的极度颤抖和发热;经历了大量使用抗生素后导致体内菌群失衡造成尿路感染;经历了因插了近两个月的尿管造成排尿意识丧失导致拔尿管后无法排尿的痛苦。

      经历了因陪护的不小心,其短袖上的扭扣勾住了我的颈静脉置管,15cm长的颈静脉置管也是生命之管被彻底拔出,不得已再进手术室重新置管,经历了手术后的麻药反应,呕吐不止,连续三天无法进食,险些导致植皮的成活。在住院其间,我承受了所有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医疗痛苦。

      11月4日我出院前往上海安装假肢,新一轮的让我无法想像的苦难又再等待着我。

      经专家汇诊,左髋大腿由于离断位置太上,这给安装假肢带来了难度,经专家们的共同研究,终于为我制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安装康复训练方案,就是先装右小腿,然后练习站立,能站立稳了再装左髋大腿,再练双腿平衡,然后学走路,最后安装左手。

      一个顺理成章的计划,可当我第一次穿上右小腿假肢,在康复师和陪护小陈两人的掺扶下,使出全身力气,颤抖的终于站起来了,但只几秒钟,就瘫坐在了轮椅上。190天了我没有脚着地,膝关节没一点劲,而站立主要是靠膝关节的支撑,真是太难了,每一天反反复复的训练都令我筋疲力尽,而我必须训练到一次能站立一个小时以上,才能安装左髋大腿假肢。已数不清重复了多少次这样的动作,终于经过11天的不懈努力,11月15日穿上了左髋大腿的训练假肢,当从镜中第一次看到绑在身上的这个大家伙,就像是个怪物,镜中的我就像是个机器人,丑陋不堪。让我难以接受,伤心欲绝。

      然而训练还得继续,随着训练的不断深入,我的右小腿残端长出了串串水泡,这些水泡让我举步维艰,我不敢放开的迈步,生怕弄破了水泡引发感染,正在这艰难的时候更不幸的事发生了,在训练中我遭遇了第一次摔跤,这一摔让我的精神倍受打击,加上水泡的困扰及经济的危机,这一切的一切造成了我巨大的精神压力,终于突发高压160低压101mmHg的高血压和患上了精神焦虑症,被迫停止训练接受治疗。

      在接受了77天的励炼之后,终于用汗水、泪水、血水换来了回家的日子。

      2006年1月24日在经历了9个月炼狱般的生命之旅后,又重回到了柳州,我被四个人用轮椅抬进了我那温馨的家,一进门只见儿子万般高兴的说道,妈妈回来就好了。

      看着儿子,看着这温馨的家,我悲喜交织。喜的是我又看到了儿子,悲的是家还是这个家,然而我却不是原来的我了!

      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我进入了残疾人生活的世界。原有的生活秩序被彻底改变,生活中的一切让我始料未及,我不能自理生活,凡事都得让人帮忙,我没办法起床,没办法自己躺下,没办法自己上厕所,没办法自己洗脸刷牙洗澡,没办法自己吃东西。

      我想摆脱这样的现状,于是努力的做些最简单的不需让人帮忙的事,一杯喝剩的牛奶放在餐桌上,只是距我坐的位置稍远了些,我用力的把手伸过去抓到了奶杯想拿到面前,可我的手抬不起也拖不动一使劲奶杯倾倒了,牛奶洒到了桌上、轮椅上、裤子上、流到了地板上;我想看书可书放在床头,可望不可及;想喝水却拿不到水杯。一桩桩,一件件,一次次的失败,让我产生了无比的挫败感,不仅如此由于居住在四楼,出行的不便使我整日的待在屋里,9个多月没晒过一天太阳,9个多月每天我的活动范围不足30平米。

      一个失失了自由的人,就跟囚徒一样,我现在就是一个身处在没有牢笼里的囚徒。我想到了自杀,我不断的策划着自杀的方案,我用刀割脉,可力量不够,我上吊可找不到绳子,我吃安眠药可剂量不够。可怜我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我的精神近乎崩溃,脾气暴燥、严重失眠,长其服用安眠药,言语失常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身体也出现了许多异常,突发性高血压、心动过速、流鼻血,脂肪肝。因急性阑尾炎、右肾绞痛、尿路结石于6、7、8月间三度住院,并再次手术切割阑尾。肉体的痛苦可以用药物予以治愈,而心灵和精神上的痛苦却是难以治愈的。

      我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没有了希望,没有了精神寄托,我失去了与社会的联系,我成了社会边缘的残疾人。

      更可悲的是我的不幸至今仍满着年迈的母亲,从事发到现在为了不引起母亲的怀疑,我不停的说谎,去上海装假肢谎称是公司派去学习,过年了谎称要值班,五一节了谎称要加班,国庆节了谎称工作太多走不开,可怜我的妈妈女儿的如此惨状实在是不忍让您老看到,因为我知道在您老的心目中女儿是如此的完美。

      在这世上除了妈妈之外我还有一个让我感到无比可亲,无比可敬,无比可爱的妹妹,然而就在9月8日这天我却险些失去妹妹。在这一天的下午可怜我的妹妹居然买票进入南宁火车站去体验卧轨,目的是让我知道她和我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妹妹顶着烈日躺在发烫的轨道中间,等待着火车的到来。所幸的是那个时间段没有火车。

      问世间那还有这样的姐妹情深,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撼人心魄的壮举。

      我的遭遇无不为人所震撼,我的残状无不为人所惊叹,无论用什么样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的痛,我的苦!

      陈述完毕。
    转载自天涯论坛
    感谢@圆滚滚和 a class="member_mention" href="/people/http://www.zhihu.com" data-hash="575d30b624fd19e0bb0304cea6fb2c1f">@靖姐的靖不是安静的静 ,找到了事件后续报道http://www.360doc.cn/article/0_186518232.html
    感谢@小子,找到家属对铁路局的质疑,部分内容转载如下。
    胡家津火车惨案 - 百度  开庭前,家属质疑铁路局失职
      质疑一:在胡家津坠车前,列车员是不是就知道这节车厢的地板有问题,是不是列车员的麻痹大意导致了惨剧发生?
      李鹏丞说,事后他从几名在柳州铁路局公安处做了谈话笔录的乘客那里得知,在胡家津从13号卧铺车厢坠落不久,约有三四个年轻人从餐车出来,走进13号车厢,他们在过道上发现了坠车处翘起的地板,走近后看到一个约宽60厘米、长80厘米的大洞,往下只看到黑漆漆的一片。当时其中一名女孩还想跳过洞口,被同伴制止。后来他们叫来了列车乘务员,乘务员到场后,徒手将地板放平整,并用脚在上面踩了几下,就让这几个年轻人通过了。之后,列车员并没有清点车厢内的旅客人数,也没有向上级报告。
      就此,李鹏丞推断,列车员既然不借助工具徒手就可以将胡家津坠车处翘起的地板复位,那么说明将翘起的地板重新复位并不是一件难事,进而说明,当时这块地板的翘起也是很容易的。
      “更重要的,我们可以从这个细节推断出,列车员其实是非常熟悉这块地板的情况的,以前这块地板也可能发生过翘起来的现象,以至于他对车厢地板的翘起情况见怪不怪,连旅客人数都不清点,更没有向上级报告。”
      质疑二:列车长在得知惨剧后为何不紧急停车?
      据李鹏丞回忆,当时他从睡眠中醒来,看到对面妻子的铺位空无一人,等了一会儿,仍未见妻子回来,他立刻下床寻找,发现过道也没有妻子的踪影,而此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他急忙到各个车厢的厕所寻找,但还是没有发现妻子。李鹏丞疯了似地寻找了二十多分钟,直到他接到了一个令他做梦也想不到的电话:胡家津已经掉下了火车,被碾断了手脚。焦急万分的李鹏丞急忙找到列车长向他报告了这一情况。“当时那位列车长边做着手里的事情边听我说,头也不抬,听我说完后神情漠然地表示不相信。”
      李鹏丞说据他事后查阅相关资料得知,在发现旅客失踪的情况下,按照相关规定列车应当紧急停车进行寻找。“我当时已经向这位列车长报告了,而且之后他接到了救助胡家津的巴斗车站的电话得知了这一情况,但是他仍然让列车继续向前行驶了一百多公里到达融安车站,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已在到了融安站后又折回前往巴斗车站与胡家津汇合。”
      “如果当时列车能够紧急停下,或许胡家津就能够被及时找到,这样也许可以赢得宝贵的救治时间。”
      质疑三:为何铁路局至今没有出具事故调查报告?
      “事故发生后不久,柳州铁路局就表示要出具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但是至今我们都没有看到。”李鹏丞说,胡家津住院期间,柳州铁路局的相关领导曾多次到医院探望,表示对于此次事故铁路局承担全部责任,并表示会出具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详细的事故调查报告。
      “但是自从我们从上海回来以后,铁路局方面就再也没有人来探望过胡家津,而且绝口不提调查报告的事情,每次我们问起这件事都被他们敷衍了过去。”

    新闻晨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