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客户

×

创建论坛账号,请先填写昵称(填写后不能更改)

亲爱的客户

×

请先登录您的账号

0
查看: 27|回复: 4

乡村爱情-谢永强双飞

[复制链接]

209

主题

265

帖子

82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27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谢永强的3福上

    r谢广坤自从上海回来的路上在苞米地里把王小蒙跟了之后,心里美得真是有上天入地的感觉,本来直就觉得自个儿比刘能赵四要高头,现在更是瞧不起他俩,心说你刘能再能耐,也没儿媳妇,倒是赵四,那嘴抽抽的恶心样子,还想刘英?再说了,你就是把刘英给了,那刘英也没俺家小蒙的奶子大身材好。

    其实谢广坤也就在路上了王小蒙那回,回到象牙山后没多久,白清明就来到象牙山村协助王小蒙建豆腐厂,王小蒙整天忙的团团转,跟白清明起到处外面跑市场,有白清明这个英俊风流花样百出的浪荡子陪着,就把谢广坤给晒到边了。

    谢广坤回来后,想方设法的捯饬自己的媳妇儿,甚至在家里让媳妇穿从县城买回来的丝袜高跟什么的,无奈那媳妇长得实在太磕碜,咋收拾也弄不出人家杨小燕那种味道,真是说不出的遗憾,只能关了灯闭眼猛,把自个媳妇想象成杨小燕或者王小蒙。

    这天,谢广坤溜到谢永强跟王小蒙的房间里,打开电脑,想在网上找点成|人电影看看,满目的白花花的大腿白嫩嫩的奶子红艳艳的马蚤b黑乎乎的荫毛,刺激的谢广坤面红耳赤,连秃顶的脑门都泛着红光,广坤忍不住就起身从旁边的衣橱里翻,翻出那条当初小蒙的时候穿的那条丝袜,脱下裤子用丝袜套在鸡芭自己对着屏幕上的女人撸鸡芭。

    撸着撸着,入了神,完全没注意有人来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小蒙。

    王小蒙看谢广坤正带着耳机看片,鸡芭上套着自己的丝袜在手,悄悄的来到谢广坤身后,巴掌打在谢广坤的秃脑门上,“你个臭不要脸的,干啥呢?”

    谢广坤被这巴掌吓得蹭的下从椅子上跳起来,那葧起的老鸡芭活生生的被吓软了下去。看到是王小蒙,谢广坤才按下心来,“小蒙啊,你看公爹可怜不?自打那次咱俩了后,我是做梦都想着再你回啊。”

    说着,也不待王小蒙同意,把就抱住了王小蒙,嘴巴在王小蒙的脸上伸出舌头到处舔,双手在后面搂住王小蒙的屁股,鸡芭顶在王小蒙的牛仔裤裤裆那儿挤压。

    王小蒙这几天也忙的够呛,跟白清明都没抽出功夫来玩,b里正觉得有点空,也就半推半就,任由谢广坤折腾。看着谢广坤又啃又摸的猴急样,王小蒙觉得自己真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不论是大城市来的白清明,还是这乡村的土包子,都是得空就想跟自己b。

    俩人正搂作团之际,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这次来的是谢永强。

    谢永强看就愣住了,只见自己媳妇被自己亲爹把裤子都扒了,内裤半褪挂在大腿上,自己亲爹的只手正伸在腿挡里摸b呢,而上面,两个奶子被谢广坤从胸罩里掏出来,奶头还在谢广坤的嘴里。永强好歹也是个爷们,那见得了这个!

    怒冲脑门,冲上前来,给了王小蒙个嘴巴子,“你们做的好事!”

    本来还想抽谢广坤个嘴巴子,考虑到毕竟是自己亲爹,也就忍了下来,小伙子实在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处理这场面,虽然是大学毕业的,这种场面有点超出他的处理能力了。留下目瞪口呆的翁媳俩,摔门而去!

    谢永强肚子火的出门骑上摩托加速狂冲,心里那个气啊,心说王小蒙啊王小蒙,你跟白清明整天混我也没说啥,咋你还跟我亲爹弄块去了呢?

    汇源果汁采购经理黄亚萍此刻正在果园的小屋里休息,如此年轻能在这么大的个企业里面弄到这么个肥差,各位想想也应该知道,潜规则什么的是少不了的。

    黄亚萍从大学毕业前,爱慕虚荣的她就在里面坐台,刚好公司的名高管有次陪客户去玩,看上了黄亚萍,黄亚萍自此也就安心的做了名大学生二奶,毕业后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公司,加上她工作确实有点能力,不到两年就爬到了这个位置,直作为那名高管的二奶,那高管年事已高,加上家里老婆管的有点严,个把月也未必能跟黄亚萍回,弄得正当年的黄亚萍直欲高涨,但在公司里又不敢乱来,怕靠山知道了自己前途就没了。

    这次正好借着考察机会出来散散心,没想碰上谢永强在车抛锚的时候鼎力相助,心里对这个憨厚强壮的年轻人产生了丝想法,但永强实在太老实了,跟本不懂风情,实在有点棒子轮空的感觉。

    黄亚萍心里想,谢永强啊谢永强,我这么好的身子,那帮有钱有势的老总们想都不到,我勾引你多少回了你咋就不上钩呢?

    黄亚萍半躺在那小床上,想着谢永强那强壮的臂膀跟下体鼓鼓的撑着裤子形成的轮廓,忍不住心痒难禁,黑蕾丝的性感丝袜包裹的玉腿懒洋洋的伸在床上,手往下伸,由于她穿的是短裙,不用撩起来只要轻微的抬腿,那下面就暴露出来。

    顺着丝袜往上看,四条黑色的吊带紧贴着雪白的大腿向上延伸,没入腰间,裤裆里的小内裤还是镂空的,把肥嫩的荫唇勒出了好多网眼,嫩肉被丝线分成无数小格从网眼里挤出来,黑乎乎软塌塌的荫毛有几根还冒了出来。

    那近乎透明的镂空内裤把嫩b的轮廓完全勾勒出来,b缝里的阴核被布料给勒的都冒出来,有些扭曲,更加显得滛荡不堪。

    黄亚萍的涂着紫色指甲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两腿间,捂住了自己的b,随着手的移动,细嫩的掌心摩擦着丝袜和内裤,发出沙沙的响声,而那肥美的荫唇,则隔着布料在玉手的揉搓下不停的变形,嫩b靠近屁眼的地方,渐渐渗出了丝晶亮的水。

    而另只手,则抚在了奶子上挤压,滛美的奶子因为挤压而变形,红艳艳的奶头从手指缝里露出来,被手指挤压的有些扁扁的。

    黄亚萍就这样开始了早已经形成习惯的自蔚,那肥大的奶子,鲜艳的奶头,性感的服装,微黑的b肉,油亮的荫毛,白圆的大腿,更有那脸上滛浪的表情,那微皱的眉头,那鼻子里发出的轻轻哼哼,那伸出红艳嘴唇不停舔动的粉红舌头,形成了副要命的春宫图

    谢永强来到果园,停下摩托,心里百感交集,团乱麻,边想着边向果园的小屋走去。

    来到门外,刚想推门,却听到了黄亚萍的轻轻呻吟。就听到黄亚萍说,“永强啊,你咋就不上人家的钩呢?你知不知道,人家的b等着你来啊!你个傻瓜,死木头,点都不知道人家想你想的b里有多痒,你的大鸡芭就不能帮姐姐挠挠痒哦”

    谢永强顺着门缝看进去,只见黄亚萍正上演让人血脉喷张的独角戏,那穿着吊带黑丝袜的白嫩的大腿正张开了朝向房门,只雪白的小手正在大腿根部忙活着,黑乎乎的团随着小手的移动,偶尔的暴露给永强,镂空内裤沾满了水,小手也湿乎乎的,滴滴粘稠的水挂在雪白肥嫩的屁股肉上,有的已经流在床单上形成了水渍。

    谢永强看的忍不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咽了口唾沫,手不自觉的就伸进了自己的裤子,安抚自己的鸡芭,呼吸渐渐的就重了起来。

    这果园里异常安静,谢永强那沉重的呼吸声透过门缝传到了屋内,正自己抠b揉奶的黄亚萍听到有人来了,本想停止自蔚,可半张眼睛看,门缝里看出去的那条熟悉的牛仔裤,就知道是谢永强,当下,心头大喜,心想永强啊,姐姐今天就浪给你看,我就不相信你能忍的住,公司那个老不死的我都能给他勾引的梅开二度,我还勾不上你?

    黄亚萍装作不知道永强的到来,手指把内裤分到嫩b边,收勾住内裤形成的布线,收的中指平着放进荫唇中间,两片粉嘟嘟的荫唇半包着雪白手指,随着手指的移动上下的起伏,然后,食指也加入,个手指按住片荫唇向两边分开,红艳充血的b肉暴露在了空气中,靠下面的地方,个粉嫩的小洞冒出丝丝的水。

    “啊真舒服啊要是永强来我定更舒服吧好多水啊亚萍真的要发浪了啊”

    黄亚萍听到门外的呼吸越来越重,适时的浪叫几声刺激下永强,涂成紫色的指甲沾了水涂抹在突起的阴核上,然后轻轻的按摩,白的是手指,紫的是指甲,粉的是阴,红的是b肉,灰的是荫唇,好个诱人的果盘啊。

    “哦,永强亚萍好想你的大鸡芭进人家的马蚤b啊,快来啊,小马蚤b想被永强的大鸡芭烂,的下不了床人家也愿意啊”

    性感的嘴唇里发出阵阵浪叫,诱人的小舌头还伸出来舔着自己的嘴唇,真是说不出的马蚤浪。

    谢永强听着黄亚萍的滛言浪语,看着那在水汪汪的b里进进出出的手指,看着那被手指带出来的鲜红的b肉,看着那被鸡蛋清样的水涂满的充血荫唇正发出幽幽光泽。

    那裤裆里的双手更加卖力的揉搓鸡芭,呼吸更加急促。

    谢永强心想,妈的,媳妇在家跟亲爹b,我也不管了,有b不是傻子,凭什么你王小蒙就能张开了浪b到处找鸡芭,我的鸡芭就不能个浪b?

    当下,不做二不休,脚就把房门给踹了开来。

    “啊呀,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呢,讨厌!”

    黄亚萍装作不知情,慌慌张张的拉起条床单把自己盖起来,玲珑剔透的身体在床单下波涛起伏的现出来,更加的诱惑,特别是那两个奶子,奶头紧贴着床单顶起来,真的好大啊,永强感叹。

    “还装呢!刚才你那些事我都看见了,你不是想让我你吗?我来了你咋还害羞了呢?你不是想我的鸡芭吗?我现在就给你!妈的b,你们女人都是马蚤b!个个看上去正经的不行,背地里个个的都是浪货,夹着个b整天找鸡芭!妈b的,我今天就死你算了!”

    谢永强红着眼就扑了上去。把扯下床单,拽着黄亚萍的两条腿把她横在了床上,扯开了她的上衣,露出来黑丝||乳|罩包裹的肥大的奶子,||乳|罩已经被黄亚萍拉到了下面,两个奶头挺立在奶子上,好像在跟谢永强瞪眼样。

    谢永强好不怜香惜玉的把抓住了奶头用力柠,“你们都是马蚤b!女人天生就是给男人的!你奶子长得这么好看,是不是就是勾引男人b的?啊?”

    谢永强扯着奶头恶狠狠的问黄亚萍,黄亚萍虽说滛荡,但还从没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过,那对奶子别的男人亲都亲不过来呢,哪里舍得像永强这么糟蹋!不过这样也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把她的浪劲更加开发出来。

    “没错!我就是马蚤b,我就是整天想着找鸡芭我,有种你就死我,不死我你就不是个爷们!来啊,我啊,啊,今天是你死我,还是我b夹死你还不定呢?”

    谢永强被黄亚萍刺激的把扯开自己的裤子,把早已经抚摸的血脉喷张的鸡芭露出来,隔着黄亚萍的黑丝镂空内裤顶在了两片荫唇间,“我今天不死你我真就不是爷们!”

    隔着内裤,火热的头传出的阵阵热气刺激着黄亚萍早已经发情的浪b,黄亚萍把腰挺起来,把被内裤包裹的b完全呈现在谢永强面前,“来啊,啊,看看你今天能不能把姐姐给死!”

    谢永强把腔怒火转化为了腔欲火,左手把内裤拨到边,露出肥b,右手的中指丝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b里的嫩肉紧紧的咬着手指头,火热带潮湿的感觉从手指传到骨子里,当下,把鸡芭凑到b前,直接就向里面插。

    黄亚萍的b早已湿滑无比,谢永强的鸡芭借着水的润滑,扑哧声就了进去,鼓胀的感觉充斥着黄亚萍的b,黄亚萍心里那个美啊,都形容不出来。

    谢永强鸡芭进去,两手托着黄亚萍的屁股蛋子,鸡芭开始猛烈的抽送,的黄亚萍的b里水花四溅,两个蛋子敲打着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配合着鸡芭在b里进出的扑哧声,通猛黄亚萍的b美得都要上天了,感受着谢永强的火热鼓胀,嘴里还不停,“永强,姐姐的b咋样?带劲不?热乎不?紧乎不?跟王小蒙的b比起来咋样?王小蒙的b就是个土b,我可是大城市的白领b?操起来带劲不?”

    这连串的问话弄得谢永强不知说什么好,胯下的鸡芭死命的,前言不搭后语应付着,“带劲!真带劲!王小蒙是个烂b,刚才还在家跟我爹b呢。你们女人的b是不是天不能闲着?妈的b,她王小蒙找人b,我今天做王八了。我要了你,将来你老公也当王八。”

    “咋的?你家小蒙跟广坤叔b?啊呀我的天啊,真过瘾啊呀你轻点啊,姐姐的b浪归浪,还是嫩啊,你这么粗暴,真把人家的b跟烂了呢”

    “我今天就是要烂你,你刚才不是叫唤着让我的鸡芭把你死吗?我就满足你”“嗯哦噢姐姐的b舒服死了呢人家逗你玩呢人家的b是铁打的,怎么都保鲜你说说看嘛,我跟王小蒙的b那个好啊?”

    “都是浪b,有什么好不好的。”

    “不嘛,我就要你说,那个好?”

    “你好,王小蒙跟我b没你马蚤,b也没你的滑溜。”

    “讨厌,你嫌人家b松啊?我夹死你!”

    黄亚萍吸了口气,把b收紧,要说黄亚萍的b也算是极品了,控制自如,b里的嫩肉形成波浪,来回给永强的鸡芭形成压力,谢永强只觉的黄亚萍b里阵阵发紧,是在王小蒙的b里从没享受过的马杀鸡感觉

    时间,谢永强的鸡芭被黄亚萍的b按摩的酥痒难耐,粗大的头顶着b里的波涛起伏的肉壁开荒,头的伞边把b里的水随着插b的动作带出b外,扑哧扑哧的b水声不绝于耳,真是说不出的放荡,道不出的风流,个是农村小伙鸡芭肥,个是城市浪女马蚤b浪,好通大战

    乡村爱情第03章谢永强的3福中

    r陈艳南今天从研究所里把永强这边要的农业科技资料带过来,心里想着以前跟谢永强好歹也恋爱过回,这次能帮上他的忙也算是补偿了。

    乡村的田野到处片生机,骑着自行车的陈艳南沐浴着暖暖的风,觉得今天特别的开心,其实,乡村的田野上,个美女骑着自行车路而去,微微被风吹起的裙角露出下面双雪白健美的裸腿,又何尝不是道风景呢?

    陈艳南骑着自行车路上老远看到个人扶着自行车停在路边,近了看,原来是皮长山皮校长,老皮最近学校里新来了个城里实习的女教师,跟自家谢兰比,那真是个天上个地下,不在个水平上,这不,去学校路上骑车,好不容易在家里整理的齐刷刷的头型被风给吹乱了,正拿着个小镜子沾着口水抹在头发上整理呢。

    都是熟人,陈艳南在皮常山前面叮铃叮的按铃铛,算是给老皮打个招呼。

    这老皮整理头型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就因为家里的谢兰是个醋坛子,只要看到皮长山收拾的利落,就警惕性奇高,没玩没了的寻根问题,盯着老皮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野娘们了。

    陈艳南没下车,就跨在车大梁上,风吹,白白的大腿跟黑乎乎的腿跟被皮长山瞧个正着,双小贼眼扫了几下,咽了口唾沫,心说,这城里的娘们就是好啊,哪像自家谢兰那五大三粗的?除了奶子大屁股大,外貌上点也不性感。

    “皮校长美容呢?不怕嫂子再收拾你?”

    陈艳南笑着调侃皮长山,阵阵银铃般得笑声从樱桃小嘴里冒出来,露初里面两排洁白的小牙齿。

    皮长山尴尬的笑了笑,扶了扶眼睛,眼睛顺便又想去看陈艳南的裙下出光,可惜那裙子已经下来了,只能看到半截白嫩的小腿和雪白的小凉鞋里面的脚丫子,皮长山心里有点遗憾。

    “燕南啊,你就别笑话哥了,哥这怕老婆看来是传开了,其实吧,我这是爱,不爱她我砸能怕她呢?你说是不燕南?”

    “嗯,皮校长真是大好人,疼老婆的好汉子,要是你没结婚啊,没准我还想嫁给你呢?”

    皮长山被陈艳南说的心里贼心动啊,“燕南啊,你就是现在想嫁给我也不迟啊,”

    陈艳南咯咯笑了起来,“我要是嫁给你,你家谢兰嫂子还不找我拼命啊,好了,皮校长你继续美容,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说着,跨上自行车离去。

    皮长山看着陈艳南那坐在车座上的小屁股随着蹬车的动作扭晃的,心说这小娘们的屁股要是坐在咱老皮的鸡芭上也这么摇,我老皮也不枉此生啊,这城里的娘们就是有味,学校的那个实习老师我得抓紧点啊,不然实习结束了我还折腾个屁啊,想到这里,赶紧从包里掏出梳子吐了口唾沫,继续照着小镜子梳头。

    陈艳南骑着自行车,路没停来到了果园,果园里现在满树是果实,说不出的生机盎然,心里对永强产生了种由衷的佩服,个大学生,毕业后回到农村搞种植,这要多大的魄力啊,再说了,王小蒙的豆腐厂越做越大,谢永强都有点在家里抬不起头,这果园眼看大丰收,又跟果汁厂建立的良好关系,超过王小蒙那是迟早的事情。

    “永强,你真了不起”陈艳南从心里赞叹着,有点后悔当初跟谢永强没能继续下去,要是当初直和他起,说不定现在都有孩子了吧?想着想着,陈艳南的脸上红了起来,唉,怀春的少女啊,就像这果树上的苹果样,除了美,还是美啊。

    陈艳南看着果园的美丽景色,眼光向远处看去,却看见不远处被风吹得微微起伏的青纱帐里似乎有人。陈艳南心里想,这谁啊,大白天的咋往青纱帐里钻呢?

    难道是有人准备来偷苹果?不行,我得看看去。

    陈艳南把自行车放好,悄悄的猫着腰走向青纱帐。老远就听到男女的声音。

    男的声音好熟悉啊,正是曾经追过自己的王天来,那女的,听起来不是本地口音,噢,想起来了,应该是李秋歌。

    陈艳南悄悄的靠了过去,想看看他们在干啥。

    只见王天来坐在地上,李秋歌背对着坐在王天来的腿间,那白衬衣的扣子已经被王天来给解开了,露出来片雪白的胸,李秋歌的白||乳|罩紧包着r房正被王天来捏在手里,李秋歌的胸看上去不大,只少比自己的小,陈艳南有点得意。但形状应该不错,应该是碗型的,只是被王天来摸的形状变来变去,时不好判断。

    王天来边从后面身上揉着李秋歌的奶子,嘴巴咬住李秋歌的大耳环轻轻的扯,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李秋歌娇嫩的耳垂上,弄得李秋歌浑身发软。

    王天来吐出耳环,做了个标准的甩头动作,趴在李秋歌的耳边说,“秋歌,你说咱俩认识都这么久了,你就只肯让我摸摸,今天咱来真格的呗!”

    “啥叫真格的啊,奶子都被你摸了,还不行啊。”

    “哎呀秋歌,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咱们也要像董事长跟你妈那样”“我妈跟董事长哪样了?”

    “就那样呗,上次我们不是起隔门缝偷看了吗?就是女的脱了衣服,让男的插嘛!”

    “王天来你个臭流氓,还没结婚呢,等结婚了才能插,我妈跟我说的,让我防着点你,没想到你真动糊涂心思了。”

    “啥糊涂心思啊,你妈不也没跟大拿董事长结婚吗?他俩咋就插到块去了呢?”

    “讨厌!她是她,我是我,她愿意给王大拿插我也没办法,反正我就不给你插,听说插进来疼死人的。”

    “好妹妹,下疼,两下麻,三下就像蜜蜂爬,你想想看,要是不舒坦,你妈能被王大拿插的那么哼哼吗?”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哎,天来,你说,王大拿那么粗的棍子,咋就能挤进我妈那么小?br/>么小的洞洞里呢,还不得给撑破啊?”

    “秋歌,这你就不懂了,我是大夫,这个我懂,你想啊,你妈当年能把你从b里生出来,吃下跟鸡芭还不跟玩似得?”

    “讨厌,不许说脏话”李秋歌在王天来的怀抱中扭了几下表示抗议,那小屁股正顶在王天来的裤裆呢,这扭,王天来的鸡芭抖,更加紧紧的顶在了李秋歌的屁股上。

    “啥叫脏话啊,男的那个就叫鸡芭,女的那个不叫b叫啥啊?”

    “好吧好吧,说不过你,你说啥就是啥?”

    李秋歌不再跟王天来争论了。

    王天来的鸡芭被李秋歌的屁股挤的紧紧的,手上揉奶子的力度更加大了。

    “秋歌,你妈真好看,那天咱们看到你妈穿的那个网眼开档裤你啥时候也穿给我看看呗?”

    “我妈好看,我就不好看啊,我就不给你穿!”

    李秋歌报复似得向后顶了下屁股,弄的王天来的鸡芭疼,忍不住叫出来。

    “哎呀你干啥啊,鸡芭都给弄断了。”

    “断了好,断了才不会惹事呢!”

    “你是比你妈好看,可没你妈马蚤啊,你看那天,你妈光开裆裤都换了三套,那裤子看就是窑子里的小姐穿的,方便男人插b的,会黑的,会红的,会白的,穿在你妈那大屁股上,真勾引人,想想那天你妈穿着开裆裤撅着腚给王大拿吃鸡芭的浪样,真想冲进去把王大拿打晕了你妈顿。你妈那b夹在大腿间被咱们看了个够,多水灵的b啊,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唉,丈母娘的b都看过了,自个媳妇的b还捂的这么严实,你说我可怜不?”

    “讨厌,不要说了,羞死人了。”

    李秋歌听着王天来的话,想着那天看到杨晓燕被王大拿的鸡芭插的哼哼叫唤,心里的防线有点松动了,难道那么粗的r棒子插进自己b里,真的会很舒服?

    “秋歌啊,我跟你说,咱山庄里可乱着呢,我那卫生所隔三差五的小服务员们就来买避孕药,大家乱搞都不戴套的,光刘大脑袋,我就知道了不下十个,小李秘书,刘英,二丫他们几个都被大脑袋的打过胎。”

    “真的啊?你有没有乱搞,你要是乱搞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哪能呢?我乖着呢!”

    “那你说说山庄的事给我听听,不许隐瞒,我怕我妈吃王大拿的亏”“秋歌啊,实话跟你说,山庄现在是地道的男人天堂,比赖昌星的红楼都不输,服务员们上班律穿高跟鞋,开档丝袜,丁字裤,小肚兜,每人配个小包,包里装着各种制服啊壮阳药啊电动鸡芭什么的,方便客人跟领导们随时尽兴。”

    “现在在山庄,你要是对的b人家都瞧不起你,像大拿董事长,每次都叫十个服务员,有的扮成空姐,有的扮成护士,有的扮成古代仙女,花样可多了,十个b字排开,王大拿轮着插,真是舒服到家啊。大脑袋喜欢李秘书,据说李秘书打飞机的功夫特别到家,每次大脑袋b都要叫上李秘书,的精了,让李秘书给他按摩刺激下,就又起来了,我知道有次刘英被大脑袋了两个小时。b都被翻了,还是我给上的药。”

    “秋歌啊,你说我老看他们折腾,你连b都不让我看,我憋不住没准啥时候就犯错误了。”

    李秋歌心软了,“天来哥,人家今天那个来了嘛,不方便,要不我也学我妈那样,给你亲鸡芭?”

    “那行那行”王天来迫不及待的躺在地上,解开裤子,把鸡芭露了出来。

    李秋歌看着王天来的鸡芭,皱着眉头把嘴巴凑了过去,张开两片嘴唇把头包了进去。

    别看李秋歌的两片嘴唇薄,可力道还是有的,沽滋沽滋的咂巴着王天来的鸡芭,到也有模有样,“哎呀妈呀,哎呀妈呀,老舒服了,秋歌你的嘴咋这好涅?老带劲了。”

    王天来舒服的直哼哼啊。说来惭愧啊,王天来到现在还是处男个,整天处在那种滛窝里没出轨也算是不容易了,这鸡芭第次进洞居然是个嘴巴,爽的是啊啊直叫唤,没几下就射了,呛的李秋歌直咳嗽。

    李秋歌边咳嗽着,边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残留在嘴角的液,王天来此刻还躺在那里哼哼呢,“哎呀妈呀,要死了,个嘴就这么舒服,要是个b,那不得上天啊。秋歌,等你大姨妈走了,定要答应我次啊,不然我就去刘英跟李秘书什么的啦。实在忍不住。”

    李秋歌害羞的点了点头,幸福的王天来从地上跳起来,把搂住李秋歌就是顿猛亲,沾满口水和精水的鸡芭都把李秋歌的衣服给弄脏了。

    此刻,直在外面的陈艳南又看又听,弄得面红耳赤,浑身发软,大腿根都觉得有点黏糊了,见他俩完事了,感觉悄悄的溜开回到果园。陈艳南是大受刺激,怎么也没想到,这山庄里会有那么龌龊的事情,想想都脸红。

    陈艳南从自行车上取下挂包,锁好车,向果园的小屋走去,而此刻,里面正在大战的谢永强和黄亚萍正起劲,丝毫不知道有人来了

    第04章谢永强的3福下

    陈艳南拎着装着果树培育资料的小包,刚才被王天来和李秋歌刺激的浑身发软,心情久久平静不下来,腿根里到现在还是湿乎乎的呢,走起来格外的难受啊。

    还没走到小屋前,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阵阵呻吟浪叫,男欢女爱的声音丝毫不压制的传出来,这果园本来就比较偏僻,平时很少有闲人路过,因此屋里的两个男女完全没有顾虑。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200

帖子

49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准备去看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81

帖子

2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的速度真的好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90

帖子

22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小说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