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客户

×

创建论坛账号,请先填写昵称(填写后不能更改)

亲爱的客户

×

请先登录您的账号

0
查看: 15|回复: 3

母女俩和姑爷

[复制链接]

209

主题

265

帖子

82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27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志文翻山越嶺長途跋涉30多天後,終于看到一個村莊,再也沒力氣奔逃一頭栽倒在路旁。模糊之間感覺有個少女跪在旁邊正給自己喂水,之後感覺身子被幾個人抬起。志文猜想自己已經獲救,但總覺得剛剛那個少女的笑容似乎有點奇怪,可究竟奇怪在哪里自己卻又說不清。腦細胞一陣運作仍然毫無頭緒,索性閉目睡去……

這個村莊三面環山一面伴水,景色之秀美令志文嘆為觀止。更令志文感到興奮的是這里交通、文化等相當落後,說夸張一點幾乎與世隔絕。看來這個地方相當安全啊!身後傳來陣陣腳步聲。一個少女跑過來叫他去吃飯,這個少女就是前兩天給昏迷的志文喂水的女孩,叫蘭兒,芳齡19。事後志文得知,蘭兒的母親桂芝當初難產,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蘭兒的智商受到些許影響,不過倒也無大礙,反應有些遲鈍而已。難怪當初覺得蘭兒的笑容有一絲絲奇怪,志文心里暗自思索。

桂芝是個寡婦,丈夫在蘭兒出生沒多久就去世了,本來志文不該在寡婦家養病的,但蘭兒見到陌生人很是興奮,硬是纏著村長要照料志文,村長也沒辦法只好應允。飯桌上,志文坐在首席,母女倆坐在下首極其殷勤,看得出這個地方不但民風淳樸而且男尊女卑之風相當嚴重。桂芝小心翼翼的告訴志文傍晚村長要過來和他談談,志文笑著點點頭不發一語。

當時中國正值「直奉大戰」,各路軍閥大小戰役不斷可謂兵荒馬亂民不聊生,志文父母早亡,前陣子老奶奶也病逝。志文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實在不願作炮灰,為逃脫抓壯丁干脆逃跑,一路向西南逃匿,經過千辛萬苦終于來到這里……

村長和幾位資深長者听後嘆聲不止,村長安慰志文叫他不必擔心,此地雖然貧瘠但遠離戰爭,等身體養好後再商量如何安置志文。志文十分感激連連道謝,當下安心下來。

志文雖是書生,但生活相當有規律,所以身體素質並不差,經過桂芝母女倆精心照料後,個把星期已完全恢復健康。這個村莊說也奇怪,雖然落後但村民非常敬重讀書人,志文身體恢復健康後不時有人拿著雞蛋臘肉之類的來探望。順便求副對聯什麼的,難得志文寫得一手好字,村長和幾個老者商量後干脆召集一班年輕人在桂芝院子隔壁又加蓋了間小房,並囑咐桂芝母女倆盡量照顧一下這個有學問的後生,從此志文正式成為村中一員。

前面說過這個村莊幾乎與世隔絕,錢幣似乎沒什麼作用基本以物易物,村民們凡是遇到給小孩取名、或者想把門上的「福」字換一換總會拿幾個雞蛋或抱只母雞來找志文。再加上志文見過世面口才又好,凡遇村民之間的糾紛也喜歡找志文評理,不久之後志文的人緣越來越好,村民們都尊稱他為「先生」,閑來無事的時候就教小孩子們認字。村民自然很感激,不時送些衣物家私之類,日子過得也算其樂融融。

再回頭說說桂芝母女倆,自從志文來到後,母女倆都連帶著受到村民的尊重。

志文雖然不能幫助她們作農活,但凡是村民孝敬的東西他都送給母女倆,難得知書達理極有教養,母女倆哪看到過如此溫文爾雅的男人,更是悉心照顧志文的起居飲食不敢怠慢。蘭兒竟對志文日漸生情不可自拔,桂芝心中實在歡喜但又怕志文看不起,思來想去最後請村長和幾個老者做媒想了卻女兒心事。

其實志文心中早就對母女倆心存感激,蘭兒雖然反應是有些遲鈍,但心地善良天真淳樸,身體也發育成熟。面目雖非上乘卻也頗有些姿色,何況村長出面對于這個村莊來說那可是天大的面子,志文滿口應允,不日後即完婚和桂芝母女倆成為一家人。

千萬別小看志文,志文雖然是讀過書的人但並不迂腐,早就不是什麼童子雞了,其實他根本不是逃兵役,而是在某省城洋行作職員時和老板的小妾私通,事發後老板懸賞要他的命這才跑路到這里,以前經常和朋友去風月場所尋歡作樂,性經驗可謂豐富。

當晚洞房可沒毛毛躁燥。但話說回來,也別小看這個村莊,這里地處雲貴邊境,以前是少數民族聚居地,後雖經幾代漢化卻任保留著不少風俗,比如圖騰。

志文早就發現家家戶戶都供著一個樹根雕成的東西,怎麼看都像男人的陽具,後來才了解這個村莊仍然保留著崇拜生殖器的習俗,古人醫學不發達,嬰兒死亡率極高,況且部落要想壯大就必需擁有很多男丁,于是就開始盲目崇拜男性生殖器,沒想到這個村莊至今還保留著這些習俗。

既然生殖器的造型都可堂而皇之的供著,性這方面的信息自然也不會太保守。

所以蘭兒雖是處女但也還是對性有些蒙蒙朧朧的了解。志文是個對性交要求比較高的人,不緊不慢的把自己衣物全部除去,又把蘭兒剝個精光,蘭兒雖然羞得臉上似乎要滴出血來但又想仔細看看男人的陽具到底是什麼東西。志文溫柔的把蘭兒的小手拉過來撫摸自己的肉棒,有板有眼的講述男性特征,並仔細告訴蘭兒性交的全過程。之後才把蘭兒全身放平,用自己的舌頭試探敏感地帶,蘭兒在志文的舌頭添弄下渾身顫抖,志文雙手不斷在妻子身體上游走,期望能最快熟悉這片屬于自己的土地。

蘭兒哪經得起作愛老手的挑逗,不一會淫水就如涓涓溪流一發不可收拾。志文分開蘭兒的雙腿把龜頭頂在陰道口輕輕摩擦,蘭兒雙目緊閉幾疑身在夢中,陰道處酥癢的感覺傳遍全身,只覺得丈夫的龜頭在陰道口一陣摩擦令自己騷癢難耐。

志文把龜頭小心的擠進狹窄的陰道,龜頭踫觸到處女膜明顯感到它的張力。

他小心的把龜頭在陰道口作超短程抽送動作,一旦踫到處女膜就能感到蘭兒喉頭發出的痛楚聲。過了片刻蘭兒漸漸適應,緊蹦的身體放松下來,志文告訴蘭兒他要進入了,會有短暫的痛苦。

蘭兒即害怕又期待這個時刻,因為只有經過這道關自己才能成為真正的女人。

盡管已經有心理準備,但志文粗大的肉棒撕裂處女膜強行突進陰道深處的時候,蘭兒還是忍不住發出淒厲的慘叫聲,雙腿條件反射的向內卷曲用膝蓋想把身上的這個男人頂開,雙手卻又情不自禁的摟緊志文脖子。蘭兒慘叫的那一刻把志文嚇了一跳,猜想可能自己的肉棒太粗妻子有些受不了,還好丈母娘當天避嫌搬出去住了,院內空曠不必在乎驚擾別人。好不容易捅破了處女膜志文感到一陣愜意,吐了口氣並不急于抽送反而把肉棒拔出幾分低頭親吻妻子的眼淚。

蘭兒自己覺得很奇怪,剛才還通徹骨髓流下眼淚,但只一會就有種奇妙的感覺蔓延。窄小的陰道包裹著丈夫的肉棒,能明顯感覺肉棒不老實的微微顫動,每次顫動都令自己舒適萬分。心底莫名其妙的期望那個肉棒能進入自己身體更深些,于是抬起屁股主動把丈夫的肉棒又送進去幾分。

志文自然留意到蘭兒種種身體語言,知道第一道關口已打開,屁股一用勁「嗤」的一聲再次把肉棒插進陰道深處,龜頭在子宮口磨了幾圈這才開始抽插,力道越來越狠,刺得越來越深。

蘭兒初嘗雲雨亦是十分興奮,雖然處女地初次被男人耕耘,但快感遠大于痛楚,兩只腳鉤住志文的腰部迎合著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撞擊,歡愉的叫床聲再也忍不住一陣高過一陣。志文在蘭兒胴體上辛勤耕耘了半個多小時才把一股濃精噴進妻子陰道內,雖然和蘭兒初次作愛還配合得不算默契,但佔有女人的第一次足以令自己得到巨大滿足。

第二天,夫妻倆把昨夜墊在蘭兒屁股下的一塊白布拿出來掛在院門前,預示這家有個女人已完成了成人儀式。這也是當地的習俗之一,雖然男尊女卑但女人落紅的印記似乎很神聖。完婚後志文搬入蘭兒居室里和桂芝一牆相隔,原來自己的小屋改作柴房。

從此志文又多了一項課程,只不過學生只有蘭兒一人,而且授課時間全部在夜里,授課地點是一張大床。志文將以前玩女人的花樣循序漸進的使用在蘭兒身上。應該這麼評價,志文是個不可多得的良師而蘭兒雖然反應遲鈍些但對志文安排的課程領悟極快,不到一月各種性交姿勢全部玩遍,夫妻倆整晚沉溺于魚水之歡,蘭兒身體內受雄性激素刺激,雙乳越發挺拔,皮膚也漸紅潤。蘭兒月經來臨,志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蘭兒的肛門也給開墾了,如此醉生夢死的過了兩個月。

這日,天氣異常悶熱恰逢村莊傳統的祭祀日,也是最重要的節日,一連七天家家戶戶都不串門也不得耕作,只能在家誠心祭祀地神,期盼蒼天繼續保佑風調雨順。第一天的祭祀尤為重要,全家都得沐浴燻香,晚飯也準備得異常豐盛,並且要連喝七天五谷釀造的白酒,當晚午夜之後方可行房。桂芝母女倆從清早起來就打掃房間,準備酒飯,晚飯時志文依然上座全家開始吃飯,桂芝母女倆的酒量嚇了志文一跳,從未想過女人喝酒也那麼厲害,他自己一向不勝酒力何況這種自家釀造的土酒純度極高,酒興暴烈,才幾杯就頭重腳輕。

桂芝母女倆由于還有重任要交給志文也就不在勸酒,娘倆倒踫杯必干。以前祭祀之日,但凡這些家中沒有男性的寡婦都由村中長者代為禱告,如今家中終于有了男人而且受村民尊重,桂芝越想越高興,頻頻和女兒舉杯。快至子夜時分時娘倆都已腳步輕浮,舌頭發麻,志文更是頭痛欲裂,只想找個地方倒頭就睡。娘倆看時辰已到怕耽擱大事一起將志文攙扶起,志文雖頭昏腦脹倒不是那種喝兩口酒就不知東西南北的人。叫娘倆放心,于是桂芝母女倆分別搖搖晃晃著回到自己房間回避。

志文一口氣將一碗濃茶一飲而盡,拿瓢水洗把臉清醒一下,這才跪在供台前念念有詞祈禱上天繼續賜福。簡單的儀式完成後肚內一陣翻滾急忙掙扎著跑到院外嘔吐,當晚正是初一,皎潔的月光掛在天際,涼風襲來頓覺一陣舒爽。回到堂屋內吹滅油燈蹣跚著摸回房間,雖然躺在床上但感覺身子就似漂浮在空中一樣十分難受根本沒有睡意,聲旁的肉體因酒精的關系渾身燥熱,熱氣將胴體先前燻的檀香激發出來。

志文惱怒太熱把被子蹬到床腳,整個身子貼著妻子的後背,滾燙的屁股踫觸到肉棒志文一時沖動起來。志文看看早過了子時想搖醒蘭兒干一回,但蘭兒像根木頭似的一動不動。志文無法只好采用側臥姿勢,把異常腫大的肉棒抹點口水放在陰道口摩擦,胸中一股熱氣不發作出來實在不舒服,志文顧不得妻子的感受,雖然陰道內分泌的淫水不夠多還是強行把肉棒刺了進去。

桂芝雖然酒量好但今天高興喝得過了量,蒙蒙朧朧中覺得有個男人翻身爬上她的床,在旁邊輾轉難眠,一會又把被子蹬到床腳。後來竟然把肉棒放在自己陰道口摩擦,初時桂芝以為是幻覺,這種幻覺以前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也作過和男人性交的春夢。當肉棒刺進陰道深處的時候桂芝立刻感到下身一陣真實的疼痛,方才醒悟今天絕不是幻覺。那麼,這個男人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寶貝女婿了。

一想到這桂芝渾身一震,酒勁嚇醒了一半,想掙扎起來阻止,但渾身哪還有力氣,腦袋里亂糟糟的,想出聲阻止女婿這種荒唐行為,但又不知說出來後該怎麼收場。村子里要是知道這種不倫通奸可是要被關入豬籠沉入江底的啊……

志文側躺著把肉棒一下一下的戳進桂芝陰道,桂芝的身體左右輕微扭動更是激起無限欲望。抽插了一、二百下汗水把身子完全浸透,本來天氣就很悶熱,又因酒精的作用更是燥熱難當。志文干脆把「妻子」的身體扶起令其跪趴在床頭,自己抓住「妻子」的屁股在後面用勁往里捅。眼楮已勉強適應黑暗,月光從窗戶里灑進來剛好照在桂芝的脊梁、屁股和雙腿。志文今天很奇怪怎麼發揮的特別好,有種說不清的快感,而且雙手觸摸「妻子」的屁股和大腿感覺肌肉特別結實,肉棒撞擊之處極有彈性非常受用。莫非是這種土酒有催情的作用?

桂芝大腦意識已基本恢復,但身體還是不太受自己指揮,一個農婦本來就沒什麼主意,現在居然被女婿狠干,桂芝心里十分難過。總得想點什麼辦法阻止這種荒唐事吧?可恨自己的身體偏偏和思想背道而馳,竟然開始迎合女婿的攻擊,快感一陣強過一陣,當女婿把她的身體固定成跪姿時自己似乎還在配合。想到這里桂芝難受得想哭,偏偏女婿的抽插質量頗高,每次都把龜頭頂進陰道深處,在子宮口轉幾圈才退出接著又再次侵入。接近二十年都沒嘗過被干的滋味了,此時讓自己幾乎升天的居然是女婿。

志文酒精隨著體熱逐漸散發後也越來越發現不對頭,一方面今天這種快感是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這恐怕不能用酒精助興來解釋。另一方面這具肉體可跟妻子不同,發育得相當成熟,雖然皮膚不如妻子細膩,但手感極佳。健壯的肌肉隨著肉棒撞擊有節奏的顫抖著,有一種力量之美。志文也猜到了七、八分,只是月光只能照到眼前胴體肩膀以下的部位,看不清房間擺設。此時志文反倒沒有恐懼,弄清楚胴體身份才是目前該解決的。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200

帖子

49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准备去看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81

帖子

2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的速度真的好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