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客户

×

创建论坛账号,请先填写昵称(填写后不能更改)

亲爱的客户

×

请先登录您的账号

0
查看: 7|回复: 0

【天地之间】第一百四十一章 媚眼俏臀

[复制链接]

1060

主题

1086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529
发表于 2020-11-19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地之间】第一百四十一章 媚眼俏臀
 用完午餐后,我很自然地找叶锋要了她的身份证,说是要替她办个折子,当然办折子肯定是要办的,但最后她的身份证会由我来保管,这是控制她的第一步,毕竟在中国没有身份证会感觉到很不方便,这个小小的卡片代表了一种法律的证明和归属。

  我们下午决定乘着天气好转冬日暖阳的机会去逛逛公园,好久没有去逛过公园了,月琴和春花这对属于我的大厂花和金丝雀也显得异常兴奋。由于月琴和春花来的时候就穿着鲜艳的羽绒服和石磨蓝牛仔裤,下面穿着性感的高跟长筒靴子,叶锋也在里面穿了件紧身白毛衣,两个奶子鼓突突地特别诱人,一条鹅黄色的时尚毛织围巾,白色的羽绒服配条紧身高腰牛仔裤。

  但我没让她穿靴子,而是让她穿着一双白色的棉短袜和黑色带袢子的高跟皮鞋,雪白的袜子配上黑色的高跟鞋,叶锋这双大白脚显得性感异常,我忍不住在她的白袜嫩脚背上摸了几把过瘾,自己的女人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也不管月琴和春花在旁边挤眉弄眼的。

  春花开车,我们四个来到西山公园,游人熙熙攘攘的还是不少,大家都趁这机会出来晒太阳了,我们四个走在人群中显得还是非常引人注意,月琴的妖艳、春花的俊俏和叶锋的丰满,简直是三面招摇的艳帜,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月琴和春花在我们前面并肩走着,两个女人都显得非常高挑漂亮,而且打扮时尚前卫,都一致带着墨镜,围着围巾,把自己裹得紧紧的。“靠,真是骚到可以。”我和叶锋走在她们两个美女的后面,看着前方那一对包裹在紧身牛仔裤里面挺俏诱人的臀部正在前面我一走一抖、一步一晃地故意诱惑着招惹着我,心里暗道。

  而身旁的魔女叶锋也多少体会到我注意力的转移,有些争风吃醋起来,故意将羽绒服解开挽着我的手亲密无间的样子,雪白的毛衣下高耸硕大的奶子在我的手臂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让我的血液循环都有些加速了。这个波霸美女的一对豪乳诱惑着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一些正和女伴散步的男子,眼睛也不时地朝叶锋的胸前描上几眼,眼中满是赤裸裸的淫欲。

  说实话,爱叶锋我最爱的就是她这对大奶子,我现在的女人中有奶子大的,但即使是晓虹璐瑶都没有她这么一对惊世骇俗的大奶子,所以我要把她金屋藏娇呢,有她这对大奶子在身边实在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呢,的确是男人的最爱。

  西山公园在山脚下有一个很大的休闲广场,现在广场上聚了一群人,春花首先发现了并且提议我们一起去看看,月琴本来就风骚爱出风头喜欢凑热闹,而完全沉浸在幸福中的叶锋已经被我所迷醉,这个天龙食堂的大姐大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夫唱妇随一切听我的,我们便一起走了过去。

  原来前面搭了个戏台子大家在看表演,我们还没走近就听到一个女生清脆嘹亮的歌声,把我们的眼光拖回到花团锦簇的舞台,不料这一望,我便再也没转眼。

  这是一群艺校的学生在做公益演出,舞台上的女生是艺体班的,面目挺清秀,她唱的是《红梅赞》,字正腔圆,唱得有板有眼,尤其让我心动的是,她一边唱,一边扭腰做一个捏拳宣誓的动作,接着一个轻盈的转身,头上那条长辫子的辫梢恰好落在她紧绷绷的屁股上。那屁股精巧圆润,那辫梢在上面轻轻荡来荡去,荡得我当时的心儿一颤一颤的,实在有些刻骨铭心的感觉呢。

  看着看着,渐渐地我心里滋生出好奇,虫爬一样痒痒的,就有了瞧月琴和春花这两个美女翘屁股的念头,我变了目光往站在前面的月琴和春花那个地方瞧,瞧了就莫名的心跳,突然发现这两个俏货的屁股实在很有些丰挺诱人啊,即使不去触摸把玩就这么赏着看着都让人很有些心醉呢……。

  表演看得稀里糊涂的,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叶锋又提议不看了,我们一起去爬山,原来她的老家在江陵东北部山区,从小就是爬山长大的,虽然对她来说那对大奶子爬山时是个累赘的负担,但就这么着还练出了这么一双修长的美腿配上性感大白脚呢。

  我是闲庭信步地慢慢往上爬着,叶锋的确很厉害气定神闲地跟我一起爬了上来,就像没事儿一样,而月琴和春花两名美女穿着性感高跟靴子自然受点影响,落在了后面。

  西山不是很高,也就几百米的样子,不过很久没有高强度运动的我还是觉得有些气喘吁吁的感觉,眼看快到山顶了,多少还是有点累。叶锋忽前忽后地跟着我一路爬上来,到了山顶选了个离人稍远点的地方站定,说声“终于上来了”,就一下仰卧在凉亭的靠凳上,平伸出双臂,整个身子便成一个艺术的“十”字。

  望着叶锋这副模样,一个念头在我脑中一闪。她不会是在邀请我吧?看着她胸前高耸着的双峰,我马上把自己臭骂一顿。真没出息!怎么老往她那里看啊?我坐在她的旁边,开始收敛心里那匹脱缰的野马。

  “看什么呀?”叶锋溜我一眼,像是有点不好意思,马上把眼光转向蓝天。那里朵朵白云,正悠闲地飘逸。“叶锋你真美!”站在西山上俯瞰江陵全城景色着实醉人,空气清新中还带点草香,而且叶锋这个波霸叶子楣的领口里还散发出来的幽香,弄得我着实有些醉了,情不自禁地说出这句话。

  叶锋微微侧着身子,淡然一笑:“白秋,你是在说我吗?我长得怎么样自己心里很清楚。你们男人都爱这样哄女孩子吗?”“不,不是。”我盯着她那丰满诱人的胸脯和俏丽的脸蛋儿,半晌说不出话来。是啊,我总不能说不在乎她的脸蛋,在乎的是她那对傲视天龙的大奶子吧?奶奶的,要表达爱意怎么这样难啊?还是西方人直率,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虽然是冬天,但就这么暖洋洋地照在人身上很有些热度。叶锋坐起,脱了羽绒服搁在一旁,探身拿过食品袋,取出一瓶矿泉水,扭开盖子却没喝,只拿眼睛看着我。

  “别客气啊!”我心想她不会是等我说声同意吧?这也太小家子气了!“什么客气呀?伸手过来!”叶锋见我没领会她的意思,干脆下了命令。我这才明白,她是要让我洗手,真有点受宠若惊!

  叶锋自己洗过手后,便开了一包包的话梅、青豆、巧克力,尖着手指拈了放在嘴里,开始慢慢咀嚼起来。“你怎么不吃呀?”“我不喜欢吃零食,但我爱看别人吃零食。你的那个惬意样儿,让人羡慕死了!”“是不是觉得我很馋?”叶锋扬起脸。“不是,吃零食是女孩子的嗜好嘛。”我心想你不喜欢吃零食,哪里又能长出这么一对丰满至极的诱人宝物啊!

  “白秋,你说老实话,经常与女孩儿约会吧?怎么那样清楚啊?”叶锋听后,向我飘来一个暧昧的眼神。我立时感到心里“咯登”一下,似乎来了群活蹦乱跳的小鹿,扬起头角乱撞,该来的到底还是要来,还是星驰大哥说得好啊,在江湖上混,总是要还的。

  就在这时,一道震撼人心的靓丽风景出现在我的面前,几乎勾走了我的魂。月琴和春花终于跟着爬上来了,见我们两个卿卿我我的不好掺和进来,就自顾自开始给对方拍照起来。

  此时,春花正手握相机,为月琴这个妩媚窈窕的小妖精拍照,琴儿不过二十来岁此时却分外性感。她上身是一件嫩白色的紧身羊毛衫,一条雪白的围巾,下身是条紧身高腰石磨蓝牛仔小喇叭长裤,脚上是双像牙白色的翻毛绒面带银色金属环饰的细高跟长筒靴子,小尖头特别的性感妖娆。微风吹过,一头飘逸的长发,勾勒出她腰身动人的曲线。“美女,真正的美女!”我在心里暗暗赞叹起来。

  琴丫头挺会搔首弄姿的,一会侧腰斜睨,一会儿扭腰顾盼,好像全是模特特有的亮相姿势,我瞧得有些呆了。

  “白秋,我到那边去一会。”叶锋突然说了一句含糊其词的话。“那边?干嘛呀?”我的脑筋一时没反应过来。“别问了,人家女孩子的事。”叶锋脸蛋红了一下。“去吧。”她一提女孩子的事,我就明白了,估计她多半是找地方小解。这西山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没有修建公厕,来此观光的客人们,只得自己找地方便。男人们到没什么,反正随便一侧身就能痛快淋漓地解决。女孩子们可就麻烦了,怎么也得避避人吧?

  叶锋一走,我又打量起照相的月琴起来,尤其是她的火爆点。奇怪!她的翘屁股并不是很大呀?怎么也这样勾人?

  “啊!”百米之外的树丛中,突然传来叶锋的惊叫声。我来不及细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而去。“怎么了?”看见叶锋已经满脸绯红地跑了出来,我紧张地问道。“有,有人!”叶锋惊惶失措地说。可不能让他溜了!我立即想到了色狼,快步追了过去。什么呀?一对衣衫不振的男女,从树丛间惊慌而逃。原来惊飞的是一对缠绵的鸳鸯!这才放下心。

  回到原地,春花和月琴还在那里捉对子厮杀照相,回头瞧瞧叶锋竟突然有些不顺眼了。她怎么就没有琴丫头身上那种荡人心魄的美感呢?

  瞧了一会,我终于看出了名堂。原来月琴这个美臀妖女细腰丰臀恰成黄金比例,由腰到臀线条流畅,而又泾渭分明;由背到臀坡度微倾,翘然生韵;那紧绷的肌肉圆润丰满,颤动勾人,而叶锋身材虽高也是细腰翘臀,但和丰满傲人的胸脯相呼应,过于丰腴的臀部略显得有点臃肿。

  奶奶的,原来屁股在美不在大呀!我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比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兴奋。心想,现在有了叶锋这个奶子大的天龙叶子楣在手里,今后找女友一定要以这美臀妖精月琴为标准找几个屁股翘的,只是不知道段婷婷的屁股怎么样呢?想想我的下面似乎逐渐苏醒起来了,慢慢撬动着我的情思,下个礼拜上班后一定要好好审审呢。

  下午的时分,西山顶上随着游人的增多也显得甚是热闹,碧蓝的天空云朵飘动,明艳的太阳普照大地,看着身边的三名美女,我的情思涌动,虽是冬天,但似乎透露出几丝春的信息呢……。

  走出西山公园的时候,在拥挤的游人中,看着前方月琴那两瓣包裹在紧身牛仔裤里面挺俏诱人的臀部正在前面我一走一抖、一步一晃地故意诱惑着招惹着我,实在有些太过分了,我趁着天色昏暗甩开了叶锋贴了过去。

  我搂着月琴这个妖精的细腰,满脸色迷迷的表情,眼中透露着淫光,好像要把她一口吃下去似的,顺手在她的俏臀上狠狠摸捏了几把,“白秋,别这样,小心给人看见。”月琴这个妖精一楞,随机恢复过来,轻轻摇着杨柳细腰摆脱了我的搂抱,眼含媚意,秋波流转,看得我一楞一楞的,那恰到好处的一颦一笑,一言一举,那抚媚的眼神,简直迷得我头晕目眩。

  “妈的,小骚货。”我嘴中低骂,但随即又笑了起来:“老子今晚一定饶不了你。”月琴虽骚,但她深知我的德性,越是吃不到越馋得流口水,所以若即若离地反而更加挑逗起我的欲火。

  春花提议下我们到KFC享用晚餐时,我专门选了一个角落,本想闹中取静安静一下,但我发现自己又错了:如果你想和月琴这样风流骚浪的小妞安安静静地吃一顿饭的话,一定要找大庭广众人多的地方,那样她还能管住自己。

  东西一端上桌,我才和叶锋卿卿我我地你喂我一口,我摸你两下腻在一起,旁边的月琴看不下去醋意大发就开始表演了。

  只见她翘着兰花指娇俏地夹住汉堡,小嘴小口小口咬着,两双勾魂的大眼中秋波闪动,腰肢扭动摆出各种姿势,媚笑的小酒窝让你眼睛离不了窝。上面动着,下面也没歇着,两条长长的玉腿高跟骚靴子还时不时贴到我的腿上摩擦撩情,小舌头舔着嘴唇做出各种性感媚态来撒娇发嗲:“白秋,您怎么不多吃一点?白秋,您怎么老盯着人家看呢,怪不好意思的……”

  “妈的,真是个狐狸精。”我心里暗骂,月琴这个骚货对诱惑男人的确是有自己的一套,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身体和表情,勾引你身上的每一丝情欲。

  不过这饭让我怎么吃得下去!发现周围注意到我们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男人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我知道月琴这只爱惹祸的妖精肯定是心生嫉恨了,看来今晚不上了她就彻底不能摆平这件事情。

  看见眼前三人不同的表情,叶锋愠怒春花沉默而我十分尴尬,月琴是暗自窃喜得意心痒难熬,痒得灵魂儿出了窍。此时气氛出奇的沉寂,还是这个妖狐狸噗嗤的一声脆笑,打破这沉静的空气。

  心是痒难熬地一喜,由不得失笑出声,接着,月琴发觉自己失态,感觉到不甚好意思,红飞双颊,一低头,斜乜着给我送过来一个让野狗也要发情的媚波儿过来。

  叶锋一看奸夫淫妇在一起勾搭挑逗很有些生气了,别提我这当儿有多难过,如坐针毡,有苦难言,心如小鹿顶撞,腾腾的乱跳,感觉坐也不好,立也不是。

  我们尴尬地坐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突然叶锋放下手中的饮料,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朝我们强装笑意:“我先走了。”随后就伴着那飘逸的步伐,离开了座位走出门外。我见她一走,连忙给春花丢了一个眼色,春花立刻懂事地追了出去……。

  不过两名美女一走,气氛却顿时缓和下来,月琴没了对手也就没了斗志,气势顿时收敛了许多。“月琴,你今晚太过分了!”我冷冷地说道:“吃醋了?”月琴没感到多大意外,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过分还是你过分。”说着说着月琴的眼圈红了起来,突然开始抽泣起来:“白秋,你扪心自问一下吧,我不想多说了。”此时我也不好马上安慰她,我知道以她的性格今天能忍到这个地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但还是抽身起来坐到她的身边,拿出一张纸巾递到她的面前。

  月琴接过纸巾擦拭着眼泪,慢慢地平静下来,似乎还是觉得自己刚才嫉火中烧有些过了,轻声问我:“白秋,你怎么不追出去呢?”“跑,她能跑出我的手心吗?”我言谈中透出一种让人震惊的冷漠:“身份证在我手里,所有的家当连换洗衣服都搬到祥福苑了而且还没配钥匙,全天龙都知道她已经是我的女朋友,手里只有我给她的一张随时可以挂失的银行卡,而最重要的是,还有我已经给她服了银凤丸。”

  “白秋,你可真毒啊!”月琴倒吸一口冷气:“对一个不谙世事的乡下姑娘,你下这么重的毒手,你到底要把人家给怎么样?”“这个不怪我怪她自己。”我抛出了不是逻辑的逻辑:“到天龙的头一天我去食堂打饭时,她挺着那对惊世骇俗的大奶子站在那里,而且脸蛋俏丽身材高挑,是天龙男人的梦中情人,我看到这个食堂西施的那一刻,就想我一定要养她,像养一头猪那样养她。”

  “这话是有些过了,但是我的真实想法。”我辩解着以免引起月琴这个情妇的反感:“人们养猪是为了吃肉,我养叶锋就是想玩她,从她的奶子到她的大白脚从头到脚,随心所欲地玩她。”

  “老婆有一个就可以了,雯丽一个已经够我爱、够我疼、够我让着她的了,连潘莉这样的绝色美女都心甘情愿地做我的小老婆,处处爱我、疼我、让着我,她叶锋算什么!”我冷酷的笑容中满是不屑,但很真实。“这个天龙叶子楣我的小波霸,充其量是我买来的一个性感花瓶兼泻欲工具而已。”

  “你……”月琴的心中怒意燃烧,我这么贬低叶锋把她说得这么不堪,让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白秋,你简直是一个变态狂,是玩弄女孩子的魔头,你比西门庆还西门庆呢。你不仅奸污玩弄了别人的身体,你还要强奸蹂躏别人的精神,让女孩子在你面前俯首贴耳、死心塌地地被你玩弄。你,实在太过分了!”

  “月琴,我是有些变态,我是有些过分,叶锋落在我的手里不仅要被我吃肉,而且还要被我喝血,连骨头带皮我全吞一点儿不会给她留下。”我的声音依旧冷酷,月琴是我的情妇,但也是我的玩物,面对她我不含一丝感情。“不过只要你们不妄图背叛我,只要忠于我,你们将会得到舒适的生活、稳定的收入,以及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难道不是你们想要的吗。”

  “琴儿你这个小妖精,你喜欢钱,老子有的是,你喜欢爷操你,只要你听话懂事,爷知道干你,你就安安心心给老子做情妇吧你。”我舔着她的耳朵揉着她的大腿换了付侠骨柔情的面孔出来感动她诱惑她:“今晚好好帮我收服叶锋,只要你服侍得爷高兴爷就好好疼你、干你、操你,让你欲仙欲死地爽个够。”

  听我这么说月琴妩媚的大眼睛也朦胧起来,这个骚货平日里听我说两句下流话下面都要湿的,被冷落了好几天本来就有些欲火难耐,这下被我三下两下给撩拨起来了,长长叹了口气说:“白秋,你真是制我的魔头啊,让人家跟着你堕落下去,我怎么就拿你一点办法没有呢?”

  “那是,我是奸夫你是淫妇嘛,我们是半斤对八两,茶壶配茶杯,一个不能离了另一个的。”我边说边笑着进一步深入下去:“月琴,如果说我是西门庆,你就是我的潘金莲呢,汪璐瑶就是王六儿,李玲玉就是李瓶儿,姚君红就是孟玉楼孟三儿,都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呢。”

  “那雯丽姐和潘莉姐呢?”月琴笑着追问下去,她虽然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但毕竟冰雪聪明,知道潘金莲是西门庆小老婆中最漂亮、最风骚也最得宠的,听我这么说反而愈加高兴起来。

  “雯丽当然是我的吴月娘了,只是潘莉比较特殊。”我寻思了半天,但这些平常问题也奈何不了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答案。“我白秋虽不是西门庆,但胜似西门庆,西门庆不还有两个梦中情人吗?”

  “对了,潘莉就是那王三官的夫人,而还没到手的张有福的老婆,天龙的皇后汪玉明就是那何千户的老婆,命中注定和我的缘分啊!”说完我哈哈大笑起来。

  “那这个叶锋呢?”月琴抛出这个问题,似乎想考考我,但我的答案现成放在那里:“奶子如意儿,呵呵,呵呵!”我为自己的这点歪才而暗自得意起来,真可谓才思敏捷啊!

  “好吧,既然你是西门庆,我是潘金莲,只要你不辜负人家,我这一生都是你的女人,我听你的。”月琴也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毕竟我是她以后生活的唯一依靠,没了我,她找谁去呀。

  没过多久,春花陪着叶锋走了回来,眼看着叶锋气鼓鼓的样子煞是可爱,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似乎我这一笑一切都烟消云散、冰雪融化的感觉,月琴大度地走上去拉着叶锋的手寒暄着关心着,春花的脸上也绽放出笑容,叶锋似乎也很快就被我们感染了,恢复了豪爽大方的性格喜笑颜开起来。

  “我们回家吧?”好一会儿,我才说出这句话来。“怎么,等不及了吗,呵呵。”月琴道,眼中充斥着一丝嘲笑,男人都是这么好色,爱的始终是女人的肉体,而今晚的我肯定要一箭双雕了呢,还不知道是否上春花。

  我也不否认,自己接下来要做的,的确是如她所说的,不过,今天,我要让叶锋这个豪乳女孩子留下一生永难忘的记忆,让这名天龙的小叶子楣清清楚楚地记得她应该听谁的,她应该怎么做……。

  虽然是满心不愿意,但叶锋不得不接受和月琴、春花合租这套房子的现实,第一她已经离不开我,第二她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再去了,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月琴的挑战也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心知肚明我和月琴的关系极其暧昧,对此她已经不抱任何幻想。

  尽管这样,她还是只能跟我回家,这对于叶锋来说,就是个别无选择的选择。

  我提议晚上搞个烛光晚会,一起庆祝新家的开张,月琴和春花当然是满心欢喜,她们先开车回去拿衣服和行李过来;叶锋慢慢习惯了“听党的话跟党走”,满腹心思地陪着我到祥福苑楼下的小超市里买了好几瓶红酒,还有一些零食和火腿肠什么的,然后回到房间简单地收拾准备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